优秀网络文化成果 能否纳入德育职称系列?

来源:衢州日报 2017-12-14 11:19
        胡欣红

  近日,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司长张东刚有关“网络文化成果能不能算科研成果”的表态,引发了舆论热议。

  诚如张司长所言,任何成果,不管在哪发表,只要有正能量,有正面的促进、引领作用,都是好成果。评价应以内容为标准,不应以载体为标准。在“互联网+”的时代,推动高校将网络成果纳入科研评价体系,无疑是学术评价标准的与时俱进,对打破长期以来的“唯论文论”“唯核心期刊论”的僵化评价取向有积极意义,为高校“评价”开了一道门。

  不止于高校,基础教育阶段同样存在晋升评聘只认专业刊物的问题,在新媒体迅猛发展的今日,相关科研成果的认定也亟需变革。如果说大学老师们的科研往往具有很强的专业性,那么中小学老师的研究应该更接地气。换言之,除了学科教学之外,更应该聚焦于教育常识、教育规律等探讨。“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对于中小学老师而言,“授业解惑”固然是职责所系,但“传道”更为重要。一个只知道在本学科范围内打转的教师,至多只能停留于授业解惑的“业师”层面,欲臻“道师”之境界,必须跳出学科的狭小圈子,不断探寻感悟教育规律。

  在现实中,很多中小学老师撰写网文、运营新媒体的热情十分高涨。许多有教育情怀的老师,常常对某些教育事件和现象有感而发,写出了不少具有真知灼见的教育评论或教育叙事之类的文章,通过个人公众号或其他网络平台传播开来,获得良好的阅读量和美誉度。这样的文章,既可以同行切磋,共同提高,也可以引导家长和社会各界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念,可谓善莫大焉。

  相比于那些甚至在本学科范围内都观者寥寥的高头讲章式专业论文,这类通过相关报刊或新媒体传播的文章,传播速度快、覆盖范围广,不仅覆盖到专业人群,很多其他学科的老师、家长、学生也都可以关注、传播,其影响力和所起的作用绝对远远超过专业核心期刊。虽然篇幅字数远不及专业论文,但正所谓“浓缩的都是精华”,没有一定的眼界和积淀,根本动不了笔。不少老师都感慨写学科专业论文可以信手拈来,洋洋洒洒,但写一篇短小精悍的千字评论,却常常抓耳挠腮,无从下手。

  令人尴尬的是,这些生动活泼且与教育息息相关、富有生命力的文章,却因为不能与具体某个学科相对应,难以登上职称评审的大雅之堂。通常情况下,只有班主任评职称时可以“法外开恩”,允许有一篇“非专业”文章。在这种导向下,如果老师们从“现实”出发,关起门来埋头钻研本学科,岂是教育之福?

  随着观念的进步和认识的加深,中小学教师职称评聘中对论文的要求,已经呈现越来越宽松的趋势,对于教师科研、教学成果的认定更加全方位、更加科学。今年6月份,人社部和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7年度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工作的通知》,就明确指出:注重考察教师教书育人的工作业绩和实际贡献,更加符合一线教师工作实际,探索以教案、研究报告、工作总结等教学成果替代论文要求。

  既然研究报告、工作总结都可以替代论文,在新媒体时代,将优秀网络文化成果纳入学校科研成果统计、各类晋升评聘和评奖评优范围,又何尝不可?如果受制于不能归于某个对口学科,为何不对有志者专设相关职称系列?心理健康、综合实践都可以评职称,写大教育文章的为何不行?现在不少地方都可以评选德育名师、德育特级教师等荣誉称号,以笔者之见,优秀网络文化成果完全可以纳入德育系列,让有志者从初级一直评到高级。在新闻发布会上,张东刚司长明确表示要发动更广泛的专业教师在网上提供正能量理论成果,是下一步推动网络思政的重要举措。职称评聘事关教师的切身利益和教育的良性发展,基础教育能否顺势而为,尽快吃“螃蟹”,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吴红梅]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