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管校聘: 从“学校人”变“系统人”激发教师队伍活力

来源:衢州日报 2017-10-17 09:40

  记者 吴昊斐 通讯员 曾金松 徐炳炎

  教师职业,一直都是大家印象中的“铁饭碗”,而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和生源数量、结构变化,中小学学科教师不平衡的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进行调动,往往会碰壁。职业倦怠,也成了教师队伍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对很多老师来说,总是“择一校终老”,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图个安稳,叫谁出去都不愿意。

  “县管校聘”应时而生,突破教师结构性缺编、超编瓶颈,打破教师职业倦怠,使得教育主管部门真正拥有用人自主权,从而科学合理地调配区域内教师资源,激活教师队伍。

  2016年11月,龙游县作为衢州市第一个被列为浙江省“县管校聘”人事管理改革试点的地区,试行“县管校聘”。今年6月,江山市作为衢州第二个试点地区,在其中的23所中小学、幼儿园中开启“县管校聘”的改革之路。

  10月13日,记者走访了江山几所“县管校聘”试点学校后了解到,“县管校聘”已逐渐尘埃落定,老师们也开启了跟以往有些不同的教学生涯。

  从城区到农村,从强校到弱校

  教师流动“活”起来了

  10月13日,江山市贺村镇第二小学副校长赵小燕忙着带几位同事到江山市实验小学磨课。几个月前,28岁的赵小燕还是实验小学教学运转中心副主任,年纪轻轻就十分优秀,曾获全市青年教师教育教学大比武综合一等奖,在江山实小干得风风火火。6月份江山市开启“县管校聘”改革后,原本可以作为优先聘的对象,首先被江山实小聘用,她却主动请缨,从江山市实验小学调到新建的贺村二小任教。

  “我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江山城里任教,接触的都是比较优质的资源,也比较顺利,其实很多农村学校还是有一些差距。一方面我想把我所学的带给农村孩子,另一方面也想在农村学校拼一把,完善自己的成长。”聊起主动请缨的原因,赵小燕如是说。她告诉记者,贺村二小今年新建,目前很多学生是由当地一些完小兼并过来的,许多孩子以前从没参加过运动会,校园活动也比较少,这就更加坚定了她带给孩子们优质教育的决心。

  同事们都很诧异,大伙劝她,申请支教就可以了,不用带人事关系下去,安心地完成支教任务就可以了,如果带走人事关系,想回来就难了。

  “我要优秀地走出去,为了更优秀地走回来!”赵小燕显得信心满满。江山市教育局看到了年轻人的用心,破格提升她为贺村二小的副校长。

  像赵小燕这样,在“县管校聘”中主动请缨,从原本教育资源相对优质的学校主动请缨调动到农村,或者其他较弱的城区学校的老师有不少。

  此次江山在城区6所公办小学、3所幼儿园和全市14所初中共23所学校里试点“县管校聘”,参与竞聘教职工1754人,覆盖面53.4%。其中,113人参与跨校交流,流动比例6.44%。

  “就像赵老师说的,这其实就是‘县管校聘’流动的本意,让优秀教师流动起来,同类学校横向流,优化师资结构;自上而下纵向流,促进教育均衡。”江山市实验小学校长杨根法说道。

  “聘”出新风潮,老师争当班主任

  在“县管校聘”改革试点中,试点学校因事设岗、因岗定责、因需聘任。在教育局核定各校相关编制岗位后,江山市采用直聘、校内适岗竞聘、跨校交流、调剂等程序聘用教师。

  对三年内临退休、生重病、怀孕、坐产老师,可以直接聘任。直聘后,其余的老师根据学校提供的岗位进行适岗竞聘,适岗竞聘未上岗的老师再通过跨校交流、调剂等方式上岗,最后实在不符合条件的只能转岗或解聘。

  适岗竞聘中,各校也各展特色,比如江山城区六所公办小学通过优先聘、组段聘、分年聘等方式来聘用教职工,对表现突出的老师“优先聘”,在选拔出的老师中选出评委再根据剩下的岗位分段聘用教师,按照一聘三年来签订合同,表现不是很好的老师则签订一年一聘的合同。

  “县管校聘”改革,触动了每一名教师敏感的神经。“聘任过程中,教师要回头审视过去3年的工作,在教育教学业务方面要有拿手的活儿,在师德师风方面要有良好的奉献精神和合作能力才有竞争力,这次‘县管校聘’直聘310人,校内适岗竞聘1331人。”江山市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姜大福表示。

  不仅如此,在优先聘环节中,对愿意担任班主任、毕业班教学等关键岗位的老师有十分有利的条件,激发了老师们的积极性。

  江山二中在“县管校聘”的过程中,不少年纪偏大的教师都主动请缨到班主任的岗位上去,全校40多名老师报名班主任岗位,因报名人数多,学校还将一些经验比较丰富但年纪较大的老师集结到一起,成立班主任专家库,为学校班主任工作出谋划策。

  不仅在江山,而且龙游学校2017学年岗位申报时,各试点学校有657人次教师愿意主动承担班主任工作,呈现出教师抢课上、抢事做,主动请缨担任班主任、任教毕业班等良好局面,校方针对岗位要求选择聘用合适人员,实现人员岗位组合效益最大化。

  “‘县管校聘’不是要让教师下岗,而是让教师获得更加适合自己的岗位。”姜大福如是说。

  破解教师结构性缺编超编症结

  改革前,教师“一校定终身”;改革后,全区教师从“学校人”变“系统人”,实现了统一管理。

  改革前,优质校名师“扎堆”,农村校优质师资和生源流失严重;改革后,城乡教师大轮岗,名校特级教师到农村任教。

  改革前,城市校际间差距大,“择校热”高烧不退;改革后,薄弱校师资加强,学生全面回流。

  这是衢州市“县管校聘”改革画出的蓝图,也是目前正亦步亦趋走着的路。

  2016年龙游在“校长组阁制”机制改革基础上首次开始“县管校聘”试点,2017年江山在小学集团化、初中共同体的试水中推进“县管校聘”的改革,两地113所学校中“县管校聘”共覆盖了51所,共有3923名教职工参加竞聘,竞聘上岗教师3349名,跨校竞聘上岗教师153名,组织调剂安排上岗35名,待岗培训1名,解聘17名,让教师从“学校人”变成了“系统人”,更打破了教师“铁饭碗”的固有印象。

  改革是一次考验,更是一次机遇。“县管校聘”改革打破了长期以来教师身份、编制“固化”,较好化解了学科教师结构性超编、缺编问题,在各试点学校将岗位设置细化到每个学科,各学科所需教师数封顶,多出的学科教师必须推出来交流。校内竞聘、跨校竞聘、全市调剂每个环节结束后,教师管理中心都要求学校上报学科空岗和需求,综合运用教师调配、新教师分配等手段最大限度地保证短缺学科得到补充。教师资源配置更趋合理,初步建立了教师良性流动常态机制,推进了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据悉,从明年开始,衢州市将在全市全面推行“县管校聘”工作。

[责任编辑:吴红梅]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