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杂谈:向“铁汉柔情”的 徐向荣老师致敬

来源:衢州日报 2017-09-12 09:49

  胡欣红

  近日,江山城南中学的英语教师徐向荣,患尿毒症之后婉拒学校清闲工作,每天做完透析后去教书的感人事迹,引发了舆论热议。

  “我喜欢教书,看着我教的孩子能顺利升学我就开心,感觉病痛减少了很多,生命不在乎长短,过得有意义就好。”“问题不大,已经习惯了”“孩子们的笑脸会让我暂时忘记病痛,工作会更利于我的病体康复。”……

  生病就应该好好休养,这本是人之常情,可徐向荣老师却说“只有教学才能忘记病痛”!在看惯了作秀的时代,或许有人会产生质疑。没有人会拿生命开玩笑,更何况徐老师也没有任何豪言壮语或者强调如何爱学生,只是反复表达着“教书会让我快乐”之类的“感激”之情。这些朴实无华的话语,或许可以启迪我们重新认识人生的真谛。

  由“铁汉柔情”的徐向荣老师,不由得想起前不久感动无数国人的温州乐清的90后乡村女教师陈莹丽。2017年3月,她被查出患有肝癌后仍然心系学生,不顾家人劝说,拖着病躯由父亲开车接送,每天往返120公里坚持到校上课。7月13日,就在生日的前一天,年轻的她燃尽了生命的最后一丝烛光。网友纷纷留言:“假若天堂有老师,那一定是你的模样。”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她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当老师是她的追求,一直都没有变过” ……

  感慨之余,蓦然想起了享誉世界的特蕾莎修女。特蕾莎修女以博爱的精神,默默地关注着社会底层受苦受难的人,她把一切都献给了穷人、病人、孤儿、孤独者、无家可归者和垂死临终者,使他们感受到尊重、关怀和爱,被誉为“贫民圣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当选为二十世纪最受尊敬人物榜单之首。她没有高深的哲理,只用诚恳和真爱,消融着人类的自私、贪婪、享受、冷漠、残暴……

  在我看来,坚守本真、默默奉献的徐向荣和陈莹丽两位老师,也就是特蕾莎修女式的人物。无论是以教书为乐的徐向荣老师,还是以当老师为梦想的陈莹丽,都很“简单”。简单如他们,可谓返璞归真,实乃大智大慧之人。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有一种伟大叫平凡。全身心地融入教育,眼里只装着学生,甚至忘了自己的病痛。

  在教师队伍中,类似的老师层出不穷:高位截瘫仍坚持站着上课的邹余贵老师;为方便小朋友,有腰椎间盘突出只好跪着讲课的杨春菊老师;用爱唤醒昏迷学生的童淑芳老师……
毫不夸张地说,这些“最美教师”已臻“无我”之境,正因为忘了自己,才成了被人们镌刻在心上的“最美教师”。爱是教育的灵魂,教育离不开爱。但真正的师者之爱,绝不是挂在嘴上说说的,而是从心里流淌出来,体现于日常的一言一行之中。

[责任编辑:吴红梅]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